心想,如果中间出什么差错,那个男人不来,她岂不是死定了!!

   “你别过来,你别过来!!”

   灵犀装模作样的唤了几句。

   “你要是再过来,我可就跳下去了!!”

   胡子男依旧步步逼近,在他看来,他把钱都给了,这个时候,为什么还要停下呢?

   这个少女,比自己想像中的还漂亮,还水灵,她的模样,就像是一朵娇花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怜惜疼爱和摧毁!

   “我别过来,我真跳了!!”

   “跳啊,有本事,你跳啊,光说有什么用?”

   灵犀瞅了瞅这个高度,心脏都停止跳动了,www.xy18. app稍作休息后,果真还是眼睛一闭,心一横,一下跳下去了!

   她这完全是在赌啊,要是能够赌成功,她就可以找到那个俊美的吸血鬼……

   然后和他初拥,将自己变成一只吸血鬼,这样的话,她就可以不老不死,可以跑可以跳,端木樱雪等人再欺负她的时候,她能甩她几巴掌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只有被欺负的份!!

   风刮过脸颊,耳畔是风呼呼而过的声音,灵犀吓的是一直闭上眼睛,她真的害怕自己就这样与地面亲密接触!!

   美女外拍的场景

   时间是那么的漫长,漫长到灵犀的心跳都那一瞬间都停止了,血液也跟着凝固了,她似乎已经听见死神前来的脚步声。

   求你,快来,快来救救我……

   第一次,如果如此清醒而真实的面对死亡,恐惧将她的感观放大到数十倍不止。

   坠落,急剧的坠落。

   心跳,疯狂的心跳。

   直到后来,灵犀都快放弃了,心想,啊……就这么死了……

   摔死的样子一定很丑吧,很不甘心啊!!

   一道黑影,飞速掠过,他擦着地面,一手捞起灵犀,借着建筑物为支点,跳跃飞翔起来!!

   酒店房间里,胡子男不到两分钟就出来了,“还我钱!!”

   “什么?”

   慕容忆蝶心想,就算是秒

  射

  男,速度也太快了吧,两分钟耶,脱衣服都不够!

   “那个女的跳楼了?她真的是自愿的吗?”

   慕容忆蝶和端木樱雪冲到窗户口,朝下面看了看,地面上什么东西也没有啊。

   “骗子,根本就没有跳楼!”

   “对,下面什么都没有。”

   胡子男凑近窗户一看,果真是什么也没有,如此这般,更可怕了。

   “你们是不是得罪了血族?”

   “血族?”

   听见胡子男提及血族两个字,端木樱雪和慕容忆蝶两人的小脸,都哗的一下全白了。

   血族,一直是一个传说。

   相传,他们具有尖长的獠牙,一般为上排的两枚犬齿。有些血族能够控制獠牙的伸长和缩短。

   血族的皮肤苍白,发怒时眼睛发红,惧怕阳,在太阳的照耀下,皮肤为烧成灰发,她们都具有很强的恢复能力,普通的武器包括枪支,都有难以使血族致命。

   据说,他们还惧怕十字架和大蒜。

   据说,他们平时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,唯一的不同,是她们没有影子。

   据说,他们还有各种超能力,比如心灵控制、比如读心术。

   这些都是端木樱雪等人小到听到大的传说,可包括他们家族的长辈,都没有见过真正血族的人。

   和血族一样归为传说的,还血猎这一种族。

   血族主要是靠不断的寻找鲜血为自己充饥,但是,却有“血族猎人”这一特殊的存在,简称为“血猎”。

   血猎的存在是为了维护人类种族的长存,是为了对抗血族,血猎拥有很多犯猎杀血族的工具,如枪、如斧头、木桩木锥和十字架等。

   关于血族的传说,一直都只存在文学作品之中,端木樱雪和慕容忆蝶以及千余歌这三位无知少女,显然也不知道怎么会在胡子男的嘴里,得知血族的两个字。

   虽然以往的影视作品或是文学作品中,血族的都是男的俊女的美,可她们毕竟是一种可怕的生物啊,以人的鲜血为食物,想想就可怕。

   “大哥,你别乱说!!”

   胡子男撩开大衣,从里面拿出一瓶烈酒,掀开盖子后,朝嘴里倒了一口嘴。

   “我没有乱说,因为,我闻见了血族的味道,刚刚那个女人在屋子里的时候,我还没有闻到,现在,我闻见了……小姑娘们,你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,要知道,血族最喜欢鲜嫩的血液了……”

   从酒店出门后,胡子男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星辰,要变天了啊~

   血族不会无缘无故到人类的地盘上来的,这些年,人类、血族相处的都极为和谐!

   倘若血族与人类的战争再次爆发,那将又有多少无辜的人失去家园和生命啊!

   有必要通知家里人一趟了。

   虽然很不想回到那个地方,但这一次,他还是需要回去的,为了全人类,回去吧!!

   灵犀被一个微凉的怀抱抱在怀里,明明她的耳朵,就搁在他的胸膛上,她却完全没有听见救自己那人的心跳,她小心翼翼的抬头,看了一眼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,这一眼……

   就把灵犀给惊着了……

   那是一张,灵犀无数在梦里,梦见过的脸,她曾经还以为,自己一定要等到收集满18颗祝福之心,才再换得与他的重逢!

   “阿珩、之珩、叶之珩……”

   劫后余生的庆幸,久别重逢后的喜悦,都让灵犀的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帘,一滴一滴的流了出来。

   叶之珩轻柔的将灵犀搁在一张木制的长椅上,灵犀一把抓住欲要离开的叶之珩,“别走!叶之珩,不要走!”

   “你是谁?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
   叶之珩缓缓的转过身,居高临下的看着灵犀,她的眼中,没有灵犀熟悉的悸动与深情,有的只是冷漠和疏离。

   那一张异常俊美的脸上,还浮现出一脸的审视。

   灵犀突然被叶之珩的话,吓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他不记得她了?

   是失忆?

   还是什么原因?!

   灵犀暂时也顾不得想太多,只能暂时先稳定住叶之珩。

   “我不知道,我看见你的脸时,我脑海里就浮现出来了这个名字,叶之珩,你是真的叫叶之珩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