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犀活动了一下脚踝,“没事啦,就是脚受伤了,又不是手!你要不要现在试试看,如果不合身,我再改改!”

灵犀笑着将包袱递给了叶之珩,叶之珩拉过来后,只觉得沉甸甸的。

“进来吧!”

叶之珩示意灵犀进屋,他走到门前,伸出手一推,门就推开了!

灵犀跟着叶之珩进入这间屋子里,终于明白所谓的违和感是从何而来,叶之珩明明就是一个普通山中农夫的打扮,可他的小木屋里,却推了一卷一卷的竹简。

而且,小木屋内部规划,十分清晰,衣食住行,按区域划分。

小木屋后面,还有一眼泉水。

尤其是临近山泉的那一边,竟然连墙也没有,就这么迎泉而建,想必夏天在这里纳凉,将又是一件很惬意又凉爽的事情。

叶之珩拨弄了灶前里的火,开始准备晌午饭,灵犀见状,连忙道,“我来做罢!”

“我做习惯了,你四处去看看吧!”

灵犀只好坐到灶台后面,替叶之珩往灶眼里加柴。

叶之珩给灵犀做了一份野菜面糊汤,野菜是灵犀没有见过的,面用的还是精面,更重要的是叶之珩还往面糊糊汤里,打了一些蛋花。

甜美长发美女的午后时光

之后叶之珩又从灶台里的灰里,扒出一只煨的香甜软糯的红薯后,才示意灵犀和他去用晌午饭。

坐在临近最外面的地板上,暖融融的阳光照耀在她们俩的身上,给她们洒上了一层一层细碎的金子!

叶之珩将一些红色的小野果搁在灵犀的面前的小木盘里。

灵犀这才发现,叶之珩的家里,并没有瓷碗,用来盛面糊糊的碗,是木头做的!

虽然灵犀分辨不出来这是什么木头,但手感不错,盘和碗子都刨的很是光滑,大概是使用的太久了,反而还有一种异样的美丽。

“好吃!”

灵犀最初还有些担心,打了蛋液下去,会让面糊糊汤,变得有蛋腥味。

可她抿了一口后才现,她的担心完全多余的,根本就没有蛋腥味。

而且这味道,反而还有一种淡淡的,说不出来的甘甜,似乎是野菜和鸡蛋两种综合在一起,发生了某一种化学反应。

叶之珩听见灵犀说好时的时候,紧绷着脸部线条,渐渐变得格外的柔和。

灵犀轻轻的剥着红薯皮,露里面散发着香甜气息的肉肉,她刚想咬一口,又想到了叶之珩,便凑到叶之珩的嘴边。

“你要不要尝一口?”

叶之珩摇头。

“很美味啊!”

灵犀轻轻的咬了一口红薯,甜甜的,但丝毫不觉得腻,反而有一种……回味绵长的感觉!

她幸福的眯着眼睛,这幢房子她喜欢!

这个男人她也喜欢!

至少,在看过这间屋子后,灵犀可以确定,叶之珩一定还有另外的一重身份。

如果真的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夫,完全不可能有这样独特的审美!

山中岁月啊……似乎也不错!

阳光照耀在脸上,暖暖的,灵犀用手在自己的眉梢上搭了一只小凉棚,她看向端端正正跪坐在一边的叶之珩,突然萌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!

他……到底是谁?

来自哪里!

将又去往何处?

又或许……

“叶之珩……”

以前的商灵犀就是如此任性的连名带姓的叫着叶之珩的名字。

叶之珩将木碗搁下,轻轻的扭过头,看向灵犀,“怎么了?”

“我可以每天来你的小屋看书吗?遇上不认识的字,你可以教我吗?”

叶之珩探究的看向灵犀,见灵犀面不改色,甚至双眼里还有着雀跃的欢喜时,才默默的点头。

“可以。”

灵犀高兴极了,“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向我家提亲啊?”

叶之珩一头雾水,看书和提亲,有着什么特别的关系吗?

“只有你提亲了,我才能名正言顺的住进这里呀!不然,你希望我每天爬这么远的山路来呀……”

灵犀说完,叶之珩恍然大悟,他心想,收回之前的话,可以吗?

他一点也不喜欢这样心眼多的小丫头~

“你觉得什么时候合适?”

灵犀想了想,“越快越好呀!我娘天天在我耳畔叨唠,我都快烦死了……”

“你知道什么是成亲吗?”叶之珩幽声开口。

灵犀心想,废话,我当然知道,“成亲了,就是两个人生活在一起,一起吃饭,一起睡觉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要不是太阳快下山了,灵犀真想赖在这里不走!

可她是少女啊……

少女要矜持一点的啦~

于是,灵犀只能依依不舍的对着叶之珩挥手,“叶之珩,我回去啦!我明天再来找你哦~”

“我送你到村口吧!”

叶之珩看灵犀走了一段路,又不太放心她一个人,便跟着灵犀一起下了山。

走到山腰下,叶之珩便站在原地,一动也不动,目送着灵犀。灵犀自己往村里走过去,一扭头,看叶之珩还站在之前的地方,便挥挥手。

小脸很是兴奋。

叶之珩的眼睛眨了眨,他一定是看的太久了。

“灵犀……”

灵犀一扭过头,就看着晏南天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。

灵犀不动声色后退一步,“哦,是你呀!有事吗?”

“灵犀,你忘记了,我们约好的,月圆之夜在村口的银杏树下见面的呀!你不是一直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吗?我带你去看!~”

灵犀听见晏南天的话,连连摇头,“晏南天,我们都长大了,我都要嫁人了,我不想去看外面的世界!”

“嫁人?嫁给后山上那个大胡子?商灵犀,你有没有眼光呀?放着我这么一个玉树临风俊俏的年轻人不要,为什么要嫁给一个又老又丑的大胡子呀?”

晏南天其实长的也不帅啊,很普通,非常普通~

可他自恋啊,觉得自己全世界最帅了。

灵犀想尽快把晏南天打发走,她可不想和这个世界的男主有任何的牵联,当一世的炮灰,已经足够啦!

“首先,晏南天,我未婚夫的名字,不叫大胡子!其次,他也不老不丑,他在我眼里,是最帅的,最后,祝你一路顺风!”污直播软件不花钱的